幽嵐雪兒

主坑魔道,副坑陰陽師。
忘羡曦瑤追凌,薛曉雙道未定,江澄的cp是我不容反駁。
狗崽荒連酒茨博晴鬼使黑白。
在全職的邊緣試探。

《眼前所見,亦非真實》 莊園老友(1)

第一篇 莊園老友(1)

*第五人格全員同人文
*無CP,只保留官方慈善家→園丁
*因為沒看幾篇日記可能出錯,歡迎糾正,如果錯誤太多會重修
*私設非常多,有疑問歡迎詢問
*中長篇,系列tag #眼前所見亦非真實

—————————

        歐菲利斯莊園已經沒落很久了。沒有人知道裡面曾經發生了什麼,或許曾經夜夜笙歌,或許曾經書香滿屋。它無疑曾經風光,畢竟如此大規模的莊園宅邸並不多見。但如今它只剩空落落的外殼,蛛網盤踞在每一處。當夜風吹過,老舊門窗會發出「嘎——嘎——」的抗議。

  艾瑪 · 伍茲提著油燈照看四周,腦袋裡不停重複回想附近村民們對這幢宅子的議論。多麼荒謬啊,她竟然就這麼來到這裡。還是在這樣一個雷雨交加的深夜。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關上了窗戶,然而呼嘯的風聲敲打才窗格上依然讓人無法安心。

  艾瑪是一名園丁。她沒什麼錢,但還能勉強過活,但有個心腹大患一直陰魂不散地跟著她——她的記憶。艾瑪的記憶嚴重異常,她只能記得人生中14歲以前的一些片段——之後便一片空白,直接跳到了現在的22歲。她每晚都作惡夢,滿身冷汗地驚醒時卻又什麼都不記得。

  某天早晨,她的床頭被放了一封信。

  我能給妳錢。我能讓妳知道真相。來歐菲利斯莊園參加遊戲吧。

  於是她就來了。看著空無一人的大廳,艾瑪覺得自己十分愚蠢。她想回去種花。

  艾瑪蜷縮在破爛的沙發上,決定明天一早就回家去。先將就一晚吧。

  過了不知多久,她察覺有其他人走進了莊園。起先艾瑪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畢竟外頭風雨交加,實在聽不清聲音,二來她已經快睡著了。但一句微弱的人聲將她猛然驚醒:「有人嗎?」

  艾瑪跳下沙發,躡手躡腳地往玄關去。她看見一名女人站在那邊,全身濕透,停不住的顫抖。女人提著一個手提包,上面畫著十字。似乎是位醫生。

  艾瑪猶豫再三,還是走了過去。「小姐,妳是收到一封信件的邀請而來的嗎?」

  女人似乎鬆了一口氣。「對,喔,是的。妳是?莊園主人嗎?」女人上下打量著艾瑪,露出不相信的表情。

  「我當然不是。」艾瑪道:「我也是收到信件而來的。這位……小姐,要休息一會嗎?」

  女人點了點頭。「麻煩妳了。我是艾米麗 · 黛兒,職業是醫生。」

  「我是艾瑪 · 伍茲。」艾瑪領著艾米麗到廳內,幸虧她早些點起的蠟燭還剩下一點兒。微弱的燭光下,她看清那女人的面孔。很標緻成熟,大約30來歲。不知為何,艾米麗的臉孔讓艾瑪升起強烈依戀感。方才那一絲防備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翻湧的喜愛。艾瑪情不自禁地上前兩步:「艾米麗,妳就先睡這邊吧,明天一早再做打算。」姿態殷勤。

  艾米麗驚訝地看著艾瑪,不明白她的態度轉變,但還是點了點頭,「多謝。」

  艾瑪笑了。她完全無法控制對眼前女人產生的好感。這很奇怪,但她不願多想。「不客氣!」

  不再多說,艾米麗半靠在沙發上,忽然感到可笑。自己竟然糊里糊塗地道到這個詭異的地方,遇見一個奇怪的女孩。艾米麗想念自己的家。但如果她不想想辦法,她很快就會一無所有。她自嘲地笑了笑,裹緊披肩。她身上濕透了。

  忽然一陣柔軟,艾米麗抬眼,見是那個自稱艾瑪的奇怪女孩不知從哪翻出了一條毯子蓋在自己身上。女孩忐忑地看著她:「噢,艾米麗,我看妳似乎有點冷……妳如果介意……」

  「不,我不介意,當然不。謝謝妳了。」艾米麗微微一笑,便見那女孩高興得嘴都合不攏。怪女孩,她心想,但應該有利。艾米麗禁不起舟車勞頓,很快就睡著了。

  艾瑪望著牆上的大鐘,雖然它早停了。她數著時間,一分鐘,兩分鐘。夜還很長,她要好好保護那位天使般的人,叫做什麼來著——噢,對,叫艾米麗。明天她不走了,除非艾米麗也要離開。

  又有人來了。艾瑪起身,走向大門。這次堅定了許多。

  是男人。掛著眼鏡,年齡應當比艾米麗更大些。他斜眼打量眼前的女孩,態度讓人不舒服至極。艾瑪皺眉,問道:「你是誰?」

  「弗雷迪 · 萊利。」男子報上姓名:「我收到一封邀請函。」

  艾瑪實在很想把他趕出去,但她暫時不願得罪莊園主人。「進來。」說完,她頭也不回地回到大廳,完全不管弗雷迪的死活。

  弗雷迪也不在意,自顧自地左顧右盼,隨即對破敗的房屋發出一聲不屑的鼻音。艾瑪簡直覺得噁心。相反於對艾米麗的莫名好感,她對這名男人不知所以的厭惡至極。不要讓他靠近艾米麗。她防備的瞪著弗雷迪。

  弗雷迪倒也感覺得到那股惡意,但他不在乎。這個女孩只是下等人。他自己找個還算乾淨的位置坐下了,脫掉眼鏡思索著。沙發上還有個女人,但睡著了。燈光太暗,也看不清長相。明天再說吧。自己一定能成功的。獲得獎金,從這些烏煙瘴氣之中脫身——畢竟自己之前不是也做到了嗎。他伏在桌上,緩緩入睡。

  而艾瑪,她強迫自己緊盯弗雷迪,卻也抵擋不住趕路勞累,終於還是閉上了眼睛。

        —————
  
  隔日艾瑪是第一個醒來的。雖然她還是相當疲倦,但生理時鐘是一種奇怪的東西。窗外只剩綿綿細雨,她便將窗戶推開些,好散去屋內霉氣。

  她放輕腳步,以免吵醒艾米麗。至於弗雷迪……哼。她對著男人的背影扮了個鬼臉。她轉身去推另一邊的窗戶時瞥見門縫下夾著一封信。

  艾瑪的心臟砰砰亂跳,抖著手去拿。信封上的火漆並不牢,很容易撕下。

  「歡迎諸位來到歐菲利斯莊園。遊戲將於今日晚上六點開始,請諸位準時到餐桌上集合。
  由於尚有一位參賽者未抵達,本場遊戲僅作為測試。規則詳見信函背面。」

  還有一人?艾瑪扁嘴。只希望不要是太討人厭的傢伙了。翻過紙張,背面密密麻麻寫滿了字。艾瑪湊近去瞧,臉色漸漸發白。她感到暈眩,站起時的腳步虛浮。
  
  「會……死?」艾米麗白著臉,不可置信地複述一遍艾瑪帶來的消息。艾瑪咬牙點點頭,將信件推過去。艾米麗細細查看,嘴唇褪得幾乎沒有顏色。坐在她旁邊的弗雷迪表情冷酷,冷聲道:「冷靜點,艾米麗。」不友善的口氣激得艾瑪怒瞪他一眼,「反正我們也出不去了。大門已鎖,最近的村莊也在十幾公里外。再慌下去,我們都活不了。」

  「那你打算如何,弗雷迪?」這兩人竟是認識。

  弗雷迪推了推眼鏡,再次讀過紙上的「遊戲規則」。

  1.正式遊戲時四人一組,利用散布在場上的密碼機破解鐵門密碼。解開五台密碼機能獲得完整答案,開門逃生。
  2.監管者將會搜尋你們。當被擊倒時,監管者會將人放上「狂歡之椅」。一段時間後自動淘汰出局。
  3.請注意,遭到淘汰第三次時便會被送上絞刑架。逃脫第三次則勝利,將能獲得你們所想要的。
  每個人在遊戲前都會收到必要的醫藥用品以及通訊器。請妥善利用,合作逃脫。
  祝好運。
  附註:今晚舉辦的是測試遊戲,輸贏不列入三次計算。

        —————
  
  傍晚,三人在餐桌上會合。

  這一天的白日意外地平靜。弗雷迪花了點時間探查莊園內部的結構,艾米麗安安靜靜地整理自己的醫療包。艾瑪去花園閒逛,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稻草人。

  三人坐定。還未有人來得及發話,同時眼前一黑,陷入昏迷。

  艾瑪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座廢墟的牆根下。她連忙起身,透過牆壁破落形成的窗向外覷,確認沒有人在附近後才想起呼吸。她還發現腳下放著自己的工具箱,離開時自然不忘一併帶上。

  她靠著牆四處張望,看見不遠處有天線正隱隱發光。她連忙朝那兒過去,三步一停,每前進一步都生怕發出任何聲音。總算捱到了,艾瑪有些意外地發現解碼機並不複雜。她平常對機械就稍有認識,這種機器就算是初學者也能很快上手。艾瑪吁了口氣,開始在鍵盤上敲打。

  艾米麗縮在角落發抖。她看見監管者了,只是對方沒看見她。而且她見過那個人。她顫抖的拿起通訊器,發出了一條「快走」。如果讓他碰見弗雷迪就完蛋了。她知道,接下來的遊戲會極為艱難。緊緊扣住自己的針筒,這似乎是最後一個能給她安全感的東西了。

  弗雷迪正在破譯手上的密碼機。雖然說第一次使用,但並不困難,很快就漸漸上手。突然腰間的通訊器微微震動,他打開一看,見是艾米麗的「快走」。

  是寫給自己還是園丁的?他稍一猶豫,便聽見示警心跳響起——遭到鈍器重擊的劇痛從背部炸到全身。弗雷迪喉頭微鹹,咳出一口鮮血,跌撞著向前奔逃。

  一陣慌不擇路的逃竄後,竟真讓他甩掉了監管者。弗雷迪抬手擦去嘴角的鮮血,發出求助訊息。艾米麗幾乎是立刻回覆,過不久就看見女人的身影出現在視野內。

  艾米麗抿著唇,二話不說替他治療。兩人相對沉默許久,還是她先開口,「你見到監管者的臉了嗎?」

  弗雷迪道:「沒有。時間不夠。」

  「是里奧。」

  聞言弗雷迪直接跳了起來,差點讓艾米麗的治療出現差錯。弗雷迪瞪著眼,面色難堪,表情像在抽搐。艾米麗被他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

  「……抱歉。」半响,他平復心緒,緩緩貼著牆坐下,好讓艾米麗完成療程。艾米麗搖頭,「沒事的。」

  終於包紮完畢,兩人一同找了台密碼機破解。

  「這是報應吧?」艾米麗問道。

  「我不信這個。」弗雷迪回答。

  「也對。那個女孩是麗莎嗎?」

  「也許是。」

  隨著「喀噠」一聲,密碼機上方的燈光大亮,警報器的提示聲劃破寂靜。

  弗雷迪拉著艾米麗,「走,我剛剛探過了,門在那邊。」「那艾瑪……」話還沒說完,就見艾瑪發了一條「快走」。於是不再猶豫,跟上律師身後狂奔。

  兩人趕到門口時,艾瑪已經輸入完畢,厚重的鐵門緩緩開啟。

  三人相繼衝出門外,然後又是同時失去意識,再睜開眼時早已回到莊園。

  艾瑪沒有讓別人發現她臉上的淚水,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它們為何而來。

  她只覺得這個廢棄的工廠讓她無比熟悉。

—————————

慈善家下一章上線。
  

置頂自介

嗨嗨各位我是阿嵐!

鹹系……屍系文手,幾乎算是個吃白食的。

長年換坑,反覆橫跳。

偏雜食,產的文CP比較固定,但歡迎各種討論交流,也許會打開什麼開關((誤

雷all向的CP。

台灣妹子,文章都是繁體。如果看不習慣可以跟我說_(_^_)_

主要坑魔道/陰陽師/全職高手/第五人格。

魔道羡吹澄吹,CP推忘羡/曦瑤/追凌/薛曉不拆不逆。偶爾心血來潮來一發澄我(喂(¯―¯٥)
有一點點雷曦澄但不嚴重。

陰陽師最愛一目連,風神忠實信徒。鹹魚玩家。CP推狗崽/雙龍/博晴/狗崽/夜琴/酒茨/鬼使黑白。
雷連攻向,其他CP都願意試試(^^)/

全職超級博愛,選不出本命(((
周澤楷女友粉轉媽媽粉。少天樂樂媽媽粉。
CP推傘修/喻黃/雙花/雙鬼/方王/韓張/林方/江周/莫橙/杜柔/肖戴

第五人格偏好全員向,同樣雜食。
主吃傑傭/社園/律醫。
園丁我的愛。

隨時恭候交流討論一起發廚,評論都會看都會回,超級喜歡聊天和顏文字(≧▽≦)

再小聲提一句,我是楊洋粉,對於電視劇全職觀望中,請暫時不要在我面前黑它。(。ŏ﹏ŏ)

願乘風而去

#一目連單人向,無cp
#有私設,對於連連長相的設定是風神之憶(風神)—>原皮(失去信徒和力量,尚未化妖)—>覺醒(化妖)

—————————————

月復一月,年復一年。

這荒山野嶺一直杳無人煙。

有誰撫觸過那腐朽的鳥居,又有誰曾想起被遺忘的神明?

天目一箇神,一目連。傳說原是鍛造之神,後轉為風神,守護一方水土。

大概少有人見過沉默寡言的風神。也是,神明哪能輕易在人前露面。

突如其來的一場洪水重挫了祂。其實,大可不必付出這般代價拯救無知的人類。

就算巨洪吞沒了村莊,多則百餘年,這片豐沃的土地和供奉強大風神的信仰又會再次興盛起來。

祂後悔過嗎?大概是沒有的。

*

昔日,回憶中的風神應也曾有那麼一段意氣風發的時光吧。

完好雙眼在湛藍中或許仍帶有少年的飛揚,短短的銀髮露出後頸淡色鱗片,恰與額上龍角相照。五官尚未全長開,卻已透出神祇的自信和三分傲氣。

當時的一目連,以神而言,應該非常年輕。抱著期待和自許,祂守護這不知名的小小村落,隨著四時更迭而漸漸成熟,更加明白所肩負的責任。

所以,才會義無反顧地耗上全身神力,迫使洪水改道,甚至因此犧牲了一隻眼睛。

看著威脅子民的大水不甘咆哮卻只能離去,本該是喜悅、驕傲的。但祂同時承受了力量的急速流失,以及右目傳來的那種血肉崩壞的劇痛。風神大人,當時在想什麼呢?

雨勢未減,雷聲未止。是跪地痛呼,抑或持著那份神明的驕傲,閉幕任由眼眶中鮮血溢出?

*

興許是逆天行事遭受的懲處。屬於神祇的力量似乎一點一滴剝離,原先虔誠的信徒紛紛離去。

蒼白的繃帶一層層纏住失去的那隻眼眸。祂留長了染上櫻色的髮,掩住缺失的傷痕。剩餘的左眼也變了,是沉靜的湖綠。祂看起來竟然像是凡人。風神靜靜地看著,看見自己的轉化,看見子民的轉身。

少年的張狂內斂,取而代之的是潤如暖玉的氣質。當然,祂比玉堅硬的多了。風神向來少言,或許唯一真正理解祂的只有那條始終伴在身旁,有如祂本心投映的風龍吧。

神明的存在是倚靠信仰。當最後一名信徒離去時,所謂的神也將不復存於世。倘若一目連就這麼消失在世間,或許也算一種解脫。

但祂沒有。是倔強、是傲氣、是執念、是不捨?無從曉得。

*

風神選擇化妖。

那過程想必是極其痛苦的。

失去的長角和眼眸重新生長,卻不再是原先的模樣。

妖角撕裂皮肉,猶帶鮮血腥氣。深紅從額上沿臉部輪廓流下,和眼窩湧出的混在一塊分不清彼此。結疤的舊傷再次迸裂,被染紅的繃帶圈圈脫落,恰似一朵凋落的紅花,淒得豔麗。

僅剩的一目浮出泛黑血絲,遍佈原先清澈的眼白,翠色的瞳漸漸晦暗下去。

饒是風神,怕是也難以忍受這般折磨。

獨自蜷縮在已廢棄的神社角落,不願祂的脆弱被察覺。死命咬緊牙關,卻仍阻不住呻吟逸出口中。口唇咬得出血,指甲在地面劃出一道道痕跡。風龍感受到主人的痛苦掙扎,在神社外往復盤旋,卻苦於體型龐大始終無法擠進那道窄門,長嘯般的龍吟中飽含擔憂和憤怒。風雲變色,也許是祂重新獲得的力量無意識滿溢,也許是為了蓋過終究無法壓下的,撕心裂肺的慘呼。

*

再度睜眼時,一切已然結束。鎏金雙瞳在漆黑眼窩襯托下特別明亮。

赤裸雙足踩過嘎吱作響的木製地板,新生大妖緩緩走到神社門口。

感受著熟悉又陌生的力量充盈全身,一陣微風在妖力驅使下輕輕吹起恢復成銀白的長髮。

祂不存在了,他只是一目連。
原本還纏繞在指尖的繃帶隨著主人鬆開手指,在空中飛舞。

一目連不是神明,不需再負荷種種責任。

所以,他理應是自由了,就如同他所役使的風一般。

可是一目連依舊待在那神社。偶爾,風會帶來一些外頭的消息,偶爾,小妖怪們會傳來一些陰界的奇聞。

*

「原來我這幾百年的歲月,不過是這樣一個簡單的故事。」

幾百年來,風神大人,您可曾怨過?

———————————————

好喜歡一目連,這次嘗試寫他的傳記,如果有什麼需要改進的部分歡迎提出指正。
下一個,沒有意外,大概是荒?

關於玉藻前的腦洞

據說我期待已久的玉藻小姐姐其實是小哥哥,當初跟同學開玩笑的一句「會不會是性轉」就這麼一語成讖……
可是玉藻前不是鳥羽天皇的嬪妃嗎?所以有斷袖之癖的是玉藻大人還是天皇……(被打

平安京高中的姦情錄(?)(2)(論壇體)

食用前警告
#自創角有
#嚴重ooc
#論壇體

以下正文

*

11樓  小蝦米(樓主)

啊,我好像有點印象了!

荒學長是那個個子特高,頭髮很長的吧?一目連學長就是他旁邊那個粉紅色頭髮的人囉?

……擦!當時以為一目連學長是女的……也太美了吧……身為女生的自尊……

——

12樓  平安京八卦小分隊跳跳兔

噗新同學被誤導的好嚴重……

——

13樓  一盞青燈伴異聞

學妹,妳的直屬學姐是哪位?

——

14樓  小蝦米(樓主)

因為學姐人數不足,所以帶我的是妖狐學長哦!(比心

妖狐學長超帥的!O(≧▽≦)O

——

15樓  平安京八卦小分隊地府特派員

……點蠟!

——

16樓  平安京八卦小分隊跳跳兔

……點蠟……

——

17樓  假胸無罪平胸萬歲

點蠟。

——

18樓  一盞青燈伴異聞

噗。點蠟,學妹一路好走

——

19樓  絕不沉迷輸出!

欸欸同學快點鎖帖!鎖那個「大義尋求使者」!不然真的得替妳點蠟了!

——

20樓  小蝦米(樓主)

啥?啥啥?您們在講啥我怎麼都聽不懂?

樓上,我鎖了,可以解釋一下嗎?

——

21樓  小蝦米(樓主)

等等我tm領悟了!妖狐學長也是給嗎!

不!!

——

22樓  一盞青燈伴異聞

摸摸學妹ヾ(¯∇ ̄๑)

把妳妖狐學長收掉的是大名鼎鼎的大天狗,本校狀元唷^^所以學妹趕快另尋良緣吧

——

23樓  今天也是勾搭小姐姐的一天

青燈學姐!請別冤枉小生啊!

小學妹妳要相信妳學長!

——

24樓  一盞青燈伴異聞

哦?我冤枉你?

@羽刃暴風

狗子,來領媳婦

——

25樓  今天也是勾搭小姐姐的一天

不那是黑毛雞的分身麼……

——

26樓  羽刃暴風

@今天也是勾搭小姐姐的一天

是。

——

27樓  小蝦米(樓主)

這所學校有什麼問題啊?

*

弱弱問句……有沒有好心大大能教我放前一章的傳送門?

平安京高中的姦情錄(?)(論壇體

#論壇體
#嚴重ooc
#路人自創角有
#陰陽師們是老師

*
1樓 小蝦米(樓主)

唔,各位同學,小女子是新來的轉學生……
但是才來到這裡一個星期,我好像就發現了不得了的事……
我的導師是晴明老師,我想大家都認識吧,白頭髮藍眼睛長得特麼比我這個女生還漂亮。
昨天放學我要把一些資料補給老師,走到辦公室前,還沒敲門就聽見裡面傳來一些……不可描述的聲音。(我想大家都清楚我的意思)
其中一人當然是辦公室的主人晴明老師,另一個……好像是隔壁班的博雅老師!!??
現在我懷疑會被滅口,求救QAQ

——

2樓  一盞青燈伴異聞

噗噗,又有新人被震撼教育了嗎?
小學妹啊,學姐跟妳說兩件事。
一,妳不會被滅口的,他倆的事只要有長眼睛都看的出來。
二,我們學校遠遠不只這樣呢(愉悅

——

3樓  小蝦米(樓主)

跪求學姐賜教!

——

4樓  平安京八卦小分隊地府部特派員

@平安京八卦小分隊跳跳兔 兔子快來燈姐開講了!

——

5樓 平安京八卦小分隊跳跳兔

我來了!不能錯過!

——

6樓  一盞青燈伴異聞

呵呵,各位學妹冷靜點
我想想,先從三年級說起吧?
新人有沒有聽過雙龍配?

——

7樓  小蝦米(樓主)

(搖頭)

——

8樓  平安京八卦小分隊地府特派員

新同學要學的可多著了2333

——

9樓  一盞青燈伴異聞

那兩位同學……嘛,反正妳遲早會知道,就是荒和一目連兩位。
當初湊成一對真是跌破眾人眼鏡了,那一目連溫溫柔柔的不行,荒卻是整個酷炫狂霸跩目中無人,還以為他們會處不來呢。
而且這兩人以前都是被欺負過的,荒那傢伙現在還恨得不行,一目連可是老早就原諒了對方,還幫過人家的忙呢。
原本很多人擔心連會被欺負,不過現在一看荒寵他寵得跟什麼似的,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對了,之所以叫「雙龍組」是因為他們倆書包各掛了一個龍的小吊飾,也不知道是不是情侶款(被閃瞎
還有還有,他們都是男的哦,等等提到的大概也都是。
字數爆了,另一對等等再說。

——

10樓  小蝦米(樓主)

臥……槽……

*

後記:第一次發文很渣我知道……
不知繁體字各位大大看不看得懂?